• <dl id="5hdc9"><ins id="5hdc9"><thead id="5hdc9"></thead></ins></dl><li id="5hdc9"></li>
    <output id="5hdc9"></output>
    <output id="5hdc9"></output>
    <output id="5hdc9"></output>
      1. <dl id="5hdc9"></dl>

                <dl id="5hdc9"></dl>

              1. <form id="5hdc9"><ins id="5hdc9"></ins></form>

                    <dl id="5hdc9"></dl>
                  1. <dl id="5hdc9"><ins id="5hdc9"></ins></dl>

                  2. 拉菲娛樂,拉菲娛樂開戶,拉菲娛樂在線注冊

                    當前位置:拉菲2娛樂>正文

                    敦煌莫高窟受困暑期游“洪峰” 官方分流減壓釋引力

                    發布時間:2018-11-23 17:31:39來源:酷小編

                    圖為8月中旬,莫高窟九層樓下的游客如織。 馮志軍 攝

                      敦煌莫高窟受困暑期游“洪峰” 官方分流減壓釋“引力”

                      甘肅敦煌8月18日電 (馮志軍 艾慶龍)8月以來,世界文化遺產敦煌莫高窟經歷了近40年來同期最大的客流沖擊。無論是披星戴月的排隊搶票,還是漫長焦急的等候參觀,或是摩肩接踵的景區游覽,一切都呈現出堪比“春運”的火爆場面。

                      “文物安全是天大的事兒,但看著起早貪黑的游客,內心很是無奈和矛盾。”敦煌研究院接待部主任羅瑤望著莫高窟前每天長約1公里的游客隊伍直言“于心不忍”。他既擔心身后脆弱的洞窟是否經受得住如此多人的考驗,更揪心炎炎烈日下長時間排隊的游客能否堅持得住。

                    圖為敦煌莫高窟入口處,被排隊等待參觀的“應急游客”圍得水泄不通。 敦煌研究院供圖

                      羅瑤說,游客早晨5時就要起床趕來參觀,很多人沒吃早飯,到早上七八時就有一部分游客出現低血糖;還有一些游客為了盡早參觀,中午要長時間餓著肚子排隊等候,加之近日連續40℃的高溫天氣考驗,游客的旅途痛苦可想而知。

                    圖為敦煌研究院工作人員疏導排隊游客有序參觀。 敦煌研究院供圖

                      “即使這樣,應急游客還是只能走馬觀花式地看一下洞窟。”羅瑤說,由于排隊等候的人實在太多,講解員只能將講解詞精煉簡化,這是迫不得已的辦法,講解途中還不敢和游客有“互動環節”,如果游客“多看幾眼,多問幾句”,文物和游客都不安全。

                      “為了旅游開放,敦煌研究院已經絞盡腦汁頻出對策,但游客為什么還是萬般辛苦?”敦煌莫高窟開放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李萍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無奈道,作為敦煌石窟文物保護單位,約有1600名工作人員的敦煌研究院,有六七百人忙碌于旅游接待,但仍有游客留下遺憾,甚至有帶團導游因買不到票當眾哭泣。

                      每年七八月份,是敦煌傳統旅游旺季。為確保文物及游客安全,莫高窟嚴格執行6000人次的日最大游客承載量控制,同時為滿足遠道而來的游客能感受和體驗到千年石窟的魅力,敦煌研究院會在7月、8月適時發售單日1.2萬張“應急參觀票”。

                      據統計,截至8月15日,莫高窟今年已接待游客116.7萬人次,同比去年增長了16.5%。而自今年7月啟動應急模式以來,至8月15日接待總人數近70.3萬人次,其中接待應急游客近41.4萬人次,占整體游客接待量的59%。

                      莫高窟暑期旅游為何頻“爆棚”?

                      相比近年莫高窟“單日游客量逾萬人次”的常態考驗,今年夏天的火爆程度遠超出其承載“極限”。李萍介紹說,莫高窟自2014年實施“預約參觀”新模式以來,一般是隔日發售“應急參觀票”,前幾年基本都能滿足未預約到參觀門票的游客需求,但近期幾乎天天都在“應急”,但還是“一票難求”。

                      李萍分析稱,出現今年這種“爆棚”現象的原因有三:青海環線游的火熱將敦煌從旅游目的地變為旅游過境地,其中多數游客在敦煌基本只停留一天;親子研學游激增,是今年暑期最顯著的特點,并主要集中在七八兩月;莫高窟應急門票“被動”上線變為“產品”,引來遠端更多游客。

                      “青海環線游帶來的游客由于停留時間短暫,對‘應急票’的需求量是相當大的。”李萍說,敦煌除東線外,西線有雅丹魔鬼城、陽關、玉門關等諸多景觀,游客如果能停留兩三天,參觀莫高窟的日程會比較好安排,但現在只有一天時間,和其他途經的游客匯流,都盯著當天1.2萬張應急票,購票難度可想而知。

                      莫高窟應急參觀門票為何如此緊俏?李萍對此解釋稱,每年來敦煌的游客自然遞增是可以預見的,每天1.2萬張應急票,本來是計劃留給“不知道預約但已經來敦煌”的游客,第一年的應急游客體驗相對較好,當時單日鮮有突破1.2萬人次。但去年以來,一些旅行社和OTA平臺將應急門票推到網上當作一種產品售賣,遠端的游客看到這些票后便會動身出游。

                      “應急票成了旅游產品,這與我們的初衷又不一樣了。”李萍說,應急門票不是一個票種,它只是一個應急之舉,以解決部分已在敦煌的游客的燃眉之急。迫不得已之下,今年又推出應急票小程序,只有進入敦煌30公里范圍內,才可以通過莫高窟預約網小程序看到應急票,但在遠端是看不到的。

                      據了解,目前每天1.2萬張莫高窟應急參觀門票中約有60%通過小程序發售,只要在敦煌市任何地方都可以購票,每部手機可以購買三張實名票。其余的應急票,則留給窗口向不會使用小程序軟件的游客群體發售,極大方便了游客購票。

                      莫高窟預約參觀新模式“養成記”

                      作為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圣地,敦煌莫高窟集珍貴性、脆弱性于一身,不僅面臨著病害威脅,大量游客在某一時段內集中參觀,亦對古老的石窟構成了威脅。

                      經多年科學論證,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于2014年8月1日正式啟用,實施了單日總量控制、網上實名預約、前端數字化展示、后端實體洞窟參觀的莫高窟旅游開放新模式,以解決日益增加的游客量與莫高窟保護之間的矛盾。

                      “如果不是這種新模式,今天莫高窟的參觀秩序絕對不會這么有序。正因為有了前端三十場電影的‘虛擬參觀’,把游客按時段平均分配后,才將莫高窟的游客承載量由3000變為6000。”李萍表示,作為一個綜合性的文物研究單位,敦煌研究院專門成立了莫高窟開放管理委員會,可見對于旅游開放的重視。

                      而在2014年莫高窟預約參觀制實行伊始,當時很多人對這種新模式不理解,敦煌研究院為此下了很大的決心。為引導游客適應和接受新的參觀模式,作為莫高窟外圍的“防火墻”,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在當年獲國家發改委批復每人“50元電影票+10元擺渡費”后,又決定免費運營,并延續至今。

                      據了解,到今年為止,敦煌研究院為免費開放的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運營投入了很大的成本。除了維護費用不菲的球幕電影外,從數字展示中心到莫高窟往返26公里的擺渡車,目前都是全免費的。以今年為例,預計游客將達到200萬人次,這就意味著要給運營公司支付將近2000萬元。

                      不僅如此,新模式推行伊始,有不少游客想開車直奔莫高窟,每天在路口勸返的車輛不計其數。李萍回憶說,用于保護莫高窟的新模式在當時舉步維艱,“‘虛擬參觀’和實體洞窟前后端本是一體的,如果不免費,有些人不想看電影,而有些人又想看,一個團隊里都會發生分歧,預約制就瓦解了”。

                      直至四年后的今天,絕大多數游客都接受了莫高窟參觀新模式。根據敦煌研究院對游客的調查問卷及網絡輿情監測來看:盡管是人潮涌動的旅游超旺季,但通過提前預約的6000人次參觀體驗和獲得感都是比較好的。

                      頻出新策打“黃牛” 維護游客權益

                      近年來,在莫高窟旅游持續“爆棚”的背景下,炒票、倒票等旅游市場亂象屢現,為維護游客合法權益,敦煌研究院持續通過一系列新策打“黃牛”。

                    圖為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停車場上密密麻麻的自駕游車輛。 敦煌研究院供圖

                      相比國內其他的石窟群,集珍貴性與脆弱性于一身的莫高窟是很特殊的,因從保護角度為其設置了承載量限制,參觀門票就成為了一種資源。尤其是在游客云集的暑期,“黃牛”的出現成為引發“一票難求”的幕后黑手。

                      2014年莫高窟預約參觀新模式啟動后,有一些人通過外掛軟件刷網絡預約門票,敦煌研究院隨后花了近100萬元對系統進行升級,并對380多家旅行社設置“代碼”,陸續抑制住了“黃牛”。現在每一張門票都是“背碼”,6000張門票分別是哪一位游客預約,對應身份證信息一目了然,這在全國都是絕無僅有的。

                      但很快又出現應急票‘黃牛加價’的現象,不得已又對1.2萬張應急票實行實名制。到了今年,盡管兩種票都是實名制,但仍有游客反映還有“加價買票”的現象。

                      “針對黃牛,我們什么辦法都想過了,就是為了維護游客的權益。有些東西是可以預見到的,但有些根本難以預料。”李萍表示,針對應急票逐漸被變成旅游產品,今年推出了應急票小程序,又有黃牛利用外掛軟件,虛擬定位到“敦煌”進行“炒票”。該院隨后進行了及時防范,才把這個漏洞給堵住。

                    圖為8月中旬,莫高窟前等候參觀的應急游客排成近1公里長隊。 馮志軍 攝

                      “我們沒有委托任何第三方銷售莫高窟門票,更沒有加捆綁的任何產品。”李萍強調,隨著旅游業的發展,莫高窟單日6000張的預約門票已經不能滿足市場需求了,應急票即是對此的一種補充。

                      錯峰出游莫高窟 盡享敦煌“VIP服務”

                      “我們特別關注游客滿意度,夏天至少要做5次游客調查,今年明顯感覺到,應急游客量大了,游客的參觀滿意度就下降了。”李萍分析稱,近期莫高窟幾乎天天在“應急”,還要適時削減一下前一天積壓的客流,應急游客會抱怨“排了兩個小時隊,看了十分鐘”,但如果洞窟里的人不流動,外面的排隊就更長了。

                      “游客花了這么多錢來敦煌,有些人可能一生就來一次,得自己考慮旅游體驗效果。”李萍呼吁對敦煌“心向往之”的游客選擇錯峰出游。她說,省內及周邊地區親子研學游是否可以錯開暑期高峰來敦煌,選擇一個普通周末就可以實現。而退休老人完全可以把出游時間放在三四月,那會可以慢慢地走、慢慢地看。

                      “春、秋、冬的敦煌多好啊,各項優惠政策疊加,很多景點免費,賓館酒店半價,莫高窟開放洞窟增加至12個,兩場電影看完,加上幾個免費博物館,特別能滿足游客需求。”李萍指出,這完全算是敦煌淡季“VIP享受”,尤其是每天千八百人的客流,完全允許游客放緩腳步,近距離和講解員充分交流敦煌文化。

                      針對近期應急游客參觀途中的“千辛萬苦”,敦煌研究院亦在謀劃改善方案。

                      李萍透露,未來計劃在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旁邊再修一個游客中心,加一組影院,滿足一些應急游客觀影需求。同時擴大莫高窟開放空間,挖掘開放莫高窟北區,加之各個博物館不斷升級的異彩紛呈的展覽,將進一步提升應急游客的參觀體驗。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陳列中心主任婁婕告訴記者,超高峰的應急客流在參觀完實體洞窟后,很快會流向敦煌藏經洞陳列館、敦煌石窟文物保護研究陳列中心和莫高窟美術館等場館,進行深度參觀。今年明顯比往年游客大幅度增加,有效分流了洞窟壓力,又彌補了他們在洞窟里短暫觀看的遺憾。

                      “現正在籌劃利用多媒體技術、更有趣的互動體驗方式帶入觀看,而非被動觀看。”婁婕表示,下一步將為所有游客構建《導覽手冊》,讓游客在排隊等待時間中了解莫高窟全域旅游的內容,包括各部分展館停留時間,使他們更有時間上的規劃性,更好地參觀莫高窟。

                    兩學一做

                    体彩新疆11选五走势图